Saturday, February 16, 2013

恋恋槟城 - 家之好友

年初三。太忙了。所有的聚会都在这天。老刘一天跑四场,早上十点出发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家。这一天,喝最多水,说最多话,见最多人。

还没有回家前,就已经有好多好友的约会定下来了。新年难得的聚会,随着岁月的增长,变得越困难。很多好友都已经有家庭还有小瓜,要出门有点麻烦。虽然如此,我们还是努力安排时间,务必要见面。好朋友就是那种很久没见面,然后见面有谈不完的话题,没东西谈也不会尴尬的那种。老刘很幸福,有几个那样的朋友。贵精不贵多。

那么多人当然没有办法一一见面聚会,老刘还是要用文字回忆他们。

小学同学,二十几年还可以同桌谈天,分享生活,难得呀!今年有一个要当爸爸,有一个要结束王老五的生活,为他们觉得高兴。一定要好好听他们叙述心情。曾经他们在我忘了带书去学校时,偷偷带我回家拿书。休息时间在大树下追逐玩耍,成为班长在学校狐假虎威,是小学的好兄弟。转眼间,一个变得很高大,一个变得很帅。他们是我的青梅竹马。

中学同学,十几年后还可以互相关心对方的生活,好感动。中学最可以培养革命性的姐妹情感,在自己的小圈圈陪伴对方走过叛逆,多愁,善感的花样年华。初中好友,一个当了妈妈,一个还是钻石王老五,很少聚会,但是永远系着家人的感觉。当了妈的那位是我的大姐大,因为有她我变得更勇敢。没有办法忘记她在我生日的那一天为我准备好好吃的点心,还为我制作手工包,有一种被照顾的感觉,哈哈。她会做很多手工,还会做小点心,老刘很喜欢跟她在一起,有安全感。那个钻石王老五,我也把他当姐妹。在陌生中的环境,他就坐在我前面。那时候的老刘坐在班上最后一个位子,样子不是很好看(肥肥,矮矮,头发短短,裙长长,袜子高高),是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。但他愿意带我去学校的书店买书,同一组作功课,给老刘弱小的心灵一点安慰。最记得是一群人每一天去补习,什么都补,拼命复印好多参考书。然后考完试一群人去吃KFC,打保龄球。那时候去打保龄球已经是奢侈的事了。他很好(除了太瘦,还要吃protein增肥,让老刘不爽),但是我们没感觉,是好到无所不谈,可是就是谈不到恋爱的那种。现在见面,还是叽叽喳喳谈不停。那哥儿,老刘祝他找到幸福,免得每一年我与大姐都问他同一个问题,然后给他同一个忠告:不要太挑。

高中,一个很复杂的年代。有太多太多情感,也爱编织不太实际的梦。这时候遇见了她。这一个人陪我织梦,陪我写文字,陪我在考大学的路上不停地战斗。还有我们是牵手上同一所大学的。最厉害的一阵子,我们虽然每天见面,还给对方写信画图画。现在想起来真的不可思议。我们会抄很多美丽的文字然后互相分享,喜欢着同一个作家,然后做梦。在考大学的那段日子,读累了,我们就站在窗边看河景,羡慕那自由飞翔的白鹤,希望很快就可以脱离这里。早上,靠在窗边,看那些老师走进校园,评论他们穿什么,手里带什么。是无聊,可是在那战斗的日子,这是乐趣。还有她是第一个在我考完驾照后让我载的人,哈哈,是勇敢还是逼于无奈?我们一起努力,还在墙上书上写下激励的话。后来我们如愿以偿上到同一所大学。我们离乡背井去寻找我们的梦想。她是高中的好友也是大学同窗,一个外柔内刚的女生。陪我织梦的女生也快成为妈妈了。

大学,认识了几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,让我在异乡的生活多姿多彩!虽然现在一年才见那么一两次,但是很多事情还是可以侃侃而谈。面对重大的决定或困难,还是会向对方述说。我们不需要顾虑对方怎么想或怎么看自己,因为早已被看透。十年来,每一次的决定我们都会同在一起。一群疯人在一起说疯话,做疯事,回到那一年我们一起疯的日子。感动的是,我们不会去看彼此现在的成就,也不知道对方现在工作的岗位,我们比较重视对方过得还好吗?

初入社会,听说社会是龙蛇虎杂,人面兽心的地方。老刘却在这里遇见了好姐妹。压力锅一样的工作环境,因为有了她们,让老刘活生生地走过三年八个月。熬夜开工,大吃大喝,shopping,玩乐,互相鼓励等等。如今大家都离开了那个地方,但是我们都会找时间聚一聚。贵妇,一个要升级当妈妈的美女,也是我们的information counter。什么大事小事我们都会问她,绝对有答案。因为有她,我们的素质都提高了。最喜欢坐她的车,不会迟到,可以安心睡觉。邻家女孩,是我大学先修班的同学。那时候不熟。后来一起上大学,变成姐妹。驾着motor载我(我不轻),还很稳的那种。再后来我们在同一家公司工作,竟然还要坐在同一张办公桌share一个电话。她看是很斯文,看而已啦,要听才可以真正认识她。性感美女,热血青年,打得又挨得。她说以前读书曾经与我一起补习,可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。哈哈,觉得那只是热身而已,多年后我们才相遇当姐妹。我们同一天进入公司上班,但不同部门。后来又成为部门同事。这几个美女在我们还没有当姐妹以前就相遇了,但就是没有太多火花。是后来我们再续前缘,走进对方的心里。

新年,老刘还与以前的同事聚一聚,看看大家别来无恙。老刘的好友兼ex上司老慧终于当妈妈了,生了一个小王子。她说我们是同一所小学的,但我不认识她。我们是同一所中学,我也不认识她。直到工作,我才认识她。她是我见过的好好好人(三个好才可以形容她)。我们并肩作战,一起扛那不可能的任务(她扛比较多,也因为太好人被欺负,不是欺负啦,是被赋予重任,哈哈!).现在说起来还是津津乐道。如果有一天要我说什么工作感言,我一定会提起她,感谢她。永远无法忘记她头上贴着退烧贴,还要陪我看电脑工作(场地是她家)。现在她是幸福少奶奶兼‘潮妈’一名。

当然身边还有好多好朋友在我生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,陪我度过很多的日子。小学,中学,大学,工作,有些我们不再见面,有些我们依然坚持经营。友情是要经营,是要大家愿意继续踏出一步,再一步,再一步,才可以持续。长大后大家扮演的角色越多,友谊这东西就越难得。

朋友们,虽然我们无法常常见面,但你们依然在老刘心里。有些东西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了,但是有时候表达出来会更有意义,你们就自己对号入座吧!谢谢你们陪我走过那一些美好的日子!

纪念册里常出现的老话:“有你真好!

1 comment:

  1. 有你真好。。我竟然出现在第一段。。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