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March 1, 2016

山脚下之味觉乡愁

谢谢金城大哥与佩莉陪老刘走一趟山脚下的味觉乡愁。知食份子同学与校长聊味觉乡愁。《星洲日报星期刊》

二零一五年十一月,知识份子林金城大哥抛了一个题目给老刘:老刘的味觉乡愁。

二十岁离家,没有乡愁,只有梦想成真放肆疯狂的象牙塔玩乐生活。老刘知道有一天会回到山脚下。二十七岁再次离家,多一份眷恋与惆怅,因为这一次离开是不是注定了一辈子的漂泊,问号?

要与大哥聊味觉乡愁,战战兢兢,该说什么该吃是什么?大哥一句话:“你是主角”老刘更压力,哈哈哈。饮食路上,习惯当配角跟大队,突然抛个主角让老刘做,怎么办?面对知食份子同学会的校长,虽然他很亲切,但身为学生老刘还是会紧张的啦。

山脚下听雨之约终于成行。本来希望艳阳高照来迎客,却遇上狂风大雨。我们风雨无阻展开味觉乡愁之旅。。。

老师与朋友自远方来,当然要毫无保留好好分享。一行人穿越山脚下大街小巷,从现在走入从前再回到现在,述说那些年的故事。

满满的行程中有一道乡愁让老刘反复斟酌,久久迟疑。说还是不说,吃还是不吃?那是一道密封好几年的味觉记忆,在心中的某一个地方。触碰需要勇气,不掀开味觉乡愁又好像缺了一角,两难。细雨中,依然前行。心情忐忑不安却故做镇定。行前反复说服自己要云淡风清,沙盘演练把情绪压下去。味道对情绪的侵袭效应强大。气味侵鼻,大脑很快找出意识里的画面。食物入口后在舌尖盘旋,味蕾让大脑更清晰寻找影像。视而可以不见,听而可以不闻,味觉却无法压抑。

红焖鱼头,英雄最爱的老味道。。。里头有很多我们专属的记忆。几年前英雄在老刘的人生里提早离席,我们没有好好告别。面对亲人的离去,似乎没有人教我们如何面对。老刘把所有的情绪记忆过去包裹这道红焖鱼头打包一倂带走,密封在心中某一个地方,久久不敢打开。

那一个雨夜,在大哥与佩莉的陪伴下,打开包袱,取出一道红焖鱼头。以为的翻云覆雨,却是淡淡忧伤。

离开后,大哥轻声说要多来吃,有一天档口不在了,就失去了。

回家路上,为淡淡的忧伤而失落。矛盾。害怕翻云覆雨的情绪,却为没有翻云覆雨而感到惊惶。是记忆转淡了吗?是温度走远了吗?为什么有些轮廓已经模糊,想要捉住什么却捉不住了。

大哥后来留下文字:不怕!转淡最浓。慢慢咀嚼,似懂非懂 (或许盐还吃得不够多,哈哈)决定过些时日,再去吃一次红焖鱼头。有些包袱或许不用急着卸下,时机到了,生命自有安排。


有些人,有些事,终究要走远。。。岁月中承载的味觉乡愁因而越来越浓。。。有一天,回到成长的地方,又有什么味道是你不愿走远的呢?

后记:
谢谢金城大哥陪老刘走一趟味觉乡愁(引领老刘说故事同时也分享他的故事),也谢谢佩莉美丽且温暖的文字报导。老刘的山脚下味觉乡愁之旅故事,可参阅星洲日报网站 食物有記憶‧吃也是一種療癒.

3 comments:

  1. OMG....我竟然错过这期!!

    ReplyDelete
  2. 老刘,送你一首歌 “人总需要勇敢生存,我还是重新许愿~~”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谢谢啦。明年今日老刘依然勇敢。。。呵呵!

      Delete